安倍亚太经合组织表达

11月10日上午10: 20,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入人民大会堂。

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应该不陌生。大约7年前,在同一个深秋季节,他以日本首相的身份访问了中国。

那时候,中国是他成为日本首相后的第一个目的地。然而,这一次,中国已经成为他在过去两年中再次担任日本首相以来访问的第50个国家。

钓鱼岛争端和对靖国神社的一系列参拜导致了这两个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之间的关系陷入僵局。

在启程前往北京之前,安倍对媒体表示,他希望借此机会将中日关系带回战略互惠的原点,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

在红地毯上独自等了大约一分钟后,安倍上前迎接中国习近平主席。

经过两年多的疏远,中日领导人会晤的每一步都被置于“放大镜”之下。

因此,这次会议的解释不仅涉及双方的会后声明,还涉及双方领导人的每一个框架、每一个小举动和每一个微观表达。

两人见面时的气氛确实很难用通常的外交词汇来形容。这不仅不和谐,而且很尴尬。

经过几句交流和短暂的眼神交流,一张微笑着、面无表情的中日领导人握手的照片终于被固定在相机里。

自2013年3月就任中国主席以来,这是习近平和安倍的第二次握手。向中日领导人提供的最后一次“握手”平台也是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不同的是,习近平和安倍当时都是客人,所以他们除了握手之外没有交流。

作为东道主,中国需要“履行”它的好客。

因此,在此次亚太经合组织会议期间,与中国领导人的会晤被安倍外交团队视为“解冻”中日关系僵局的最佳机会。

早在今年8月缅甸东盟外长会议期间,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就邀请中国外长王毅在亚太经合组织会议期间举行两国领导人会晤。此后,两位外交部长于9月在纽约就这一问题举行了另一次讨论。

鉴于中日在钓鱼岛问题和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的分歧,中方将这两次会谈定义为“非正式接触”和“非正式会议”。

之后随着APEC会期的临近,中日双方领导人见或不见、以何种方式见、见多长时间都成为了外交关注的焦点。此后,随着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的临近,中日领导人成为外交关注的焦点。

11月7日,当外界认为中日领导人之间的会晤再次仅限于“握手”时,作为“先头部队”抵达北京的岸田文雄(kishida fumio)又与王毅举行了一次会晤。

在50分钟的“严肃”会议后,一个四点原则共识扭转了中日领导人之间的“会晤”。

其中,“双方认识到,近年来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看法”,外界将其解释为安倍政府为此次“Xi安会议”做出的让步。

11月9日,当安倍的专机抵达北京国际机场时,中日领导人即将举行会谈的消息随之而来。

11月10日,安倍出现在人民大会堂。

此后,应习近平的邀请,两人进入会议室开始会谈,会谈中还带来了见面时的“严肃”气氛。

中国和日本领导人两年来首次面对面的会谈只持续了25分钟,还不到国家元首正式会谈的一半。

虽然双方都没有提到钓鱼岛问题,但从双方通过不同新闻渠道传递的采访信息可以看出,这个问题仍然是他们关注的核心。

据副内阁官房长官兼安倍的密友胜信·加藤称,会谈是在礼貌和自然的气氛中进行的。双方的座位呈马蹄形,两国领导人坐在中间。

日本外务省新闻官佐藤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安倍在25分钟的会谈中说得更多。他建议尽快设立中日热线,以避免中日船只在争议海域发生摩擦。

佐藤还透露,安倍在会议期间还与习近平就建立经济合作、埃博拉疫情和朝鲜问题交换了意见。

作为寒暄,安倍还提到他上个月在东京看过一场中国芭蕾舞表演。

会谈结束时,安倍对日本媒体表示,他认为中日两国已经朝着改善双边关系迈出了第一步,双方都已回归战略互惠原则。

与日本对会议的高调评论相比,中国的声明更为简单。

在已发表的文章《习近平应该在某一天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会见”被概括为简短的743个字,而“会见”一词被外界解释为中国对日本的谨慎和强硬态度的表现。

他在文章中说,“习近平强调历史问题关系到13亿多中国人民的感情,关系到本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的大局”,这突出表明中国高度重视中日之间的分歧。

“习近平在与安倍会晤期间明显僵硬的表情以及会晤中提到的二战记忆都提醒日本,在达成双方底线的问题上,不再有任何让步空。

这也意味着中日互信的重建在短期内无法完成。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格里·柯蒂斯说。

然而,尽管肢体语言和会议措辞传达了信息,柯蒂斯认为,“会议”本身可能成为中日双边关系恢复的“重要而积极的信号”。

柯蒂斯说,“中日关系可能不会很快解冻,但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会晤将为其他高层或低层外交接触铺平道路。

这种接触正是修复中日关系所迫切需要的。

“应安倍条约邀请,习近平在会见韩国总统朴槿惠前后,见证了中韩自由贸易区的签署。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后,中国和俄罗斯就西部天然气供应达成协议。在与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会谈后,中美就扩大信息技术协议范围的协议达成共识,该协议将降低多种科技产品的关税。

互联互通是亚太经合组织非正式领导人峰会对亚太地区新模式的美好愿景。安倍的访问可能是中日关系“冰河期”结束的开始,尽管他没有挥挥手带来任何结果。

这对安倍至关重要,他的支持率已降至4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