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扶贫反腐一年18万人如何防止“救命钱”变成“唐僧肉”?

两会报道每年3月7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都要来到位于北京复兴路乙11号的梅地亚中心,参加在那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就脱贫攻坚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2017年,这场发布会的时间是在16点15分,主题是“脱贫攻坚工作”。

2018年,时间提前到15点,主题升级为“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

到了今年,时间则进一步提前到10点50分,主题也更加严肃,变成了“攻坚克难——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每年的新闻发布会,记者们总是要问一个相似的问题:如何加强扶贫款的监管,防止扶贫领域的腐败和作风问题?刘永富也是每年都要耐心地回答记者提问,讲解扶贫资金的监管制度。

今年,他表示,首先要从制度上考虑,加强顶层设计;其次,资金项目的管理要公开公平公正;最后,严重违纪违规的要处理处分。

“谁要想动扶贫这个奶酪,或者败坏脱贫攻坚的名声,我们也要严肃处理,不能让他得好处。

”“扶贫腐败和作风问题处理18.01万人”巧合的是,脱贫攻坚新闻发布会之前2个小时,同样是在梅地亚中心,财政部刚刚也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也谈到了扶贫资金的问题。

财政部副部长程丽华表示,今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攻坚克难的关键一年,财政部将继续把脱贫攻坚摆在突出重要位置,全力支持脱贫攻坚决战决胜。

“今年拟安排专项扶贫资金1261亿元,同比增长18.9%,这是连续4年保持200亿元的增量。

”她说。

在去年的新闻发布会上,刘永富也表示,扶贫的物质基础就是钱,以前这方面的钱不多,自从脱贫攻坚战开打以来,扶贫资金就大量地增加,要与打赢攻坚战相适应。

“比方说,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就是最小范围的资金。

2012年的时候全国还不到500亿,2017年就已经到了2000多亿,整合资金3000多亿。

所以,现在扶贫资金的总量不少。

”他表示。

这么多的钱投下去,使用过程中是否会出现问题?中央纪委已经给出了答案。

去年4月27日,中央纪委监委网站专门开辟“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曝光专区”,集中曝光了首批24起典型案例。

这24起案件涉及河北、重庆、内蒙古等20个省区市,通报问题包括骗取扶贫资金、截留低保款、吃拿卡要等多种类型。

既有县级职能部门的党员干部,又有乡镇及村干部。

违纪违法行为均发生在党的十八大以后,涉案金额从数千元到几十万元不等。

例如,2014年,甘肃省静宁县农村供水工程管理总站在实施总投资48万元的提灌维修养护项目中,仅花费0.91万元更换了部分闸阀,维修了部分观察井,随后就编造虚假施工合同和验收资料,将该笔项目资金全部套取挪用。

该管理总站私设“小金库”21.15万元,其中15万元被站长方俊贤挪用于其本人购买贵金属。

去年7月1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又通报了第二批20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同样涉及到20个省、市、自治区。

其中腐败问题13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7起。

县职能部门、乡镇党员干部7起,村干部13起。

“深入剖析这些典型案例不难发现,五花八门的贪腐方式和作风问题背后,损害的都是群众的‘救命钱’。

”2018年9月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指出,“腐败现象不解决,扶贫就像无底洞,投入再多的钱也是打水漂。

”2018年12月31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称,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提供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截至2018年11月,全国共查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13.31万个,处理18.01万人。

“违规资金从15%降到了1%”3月7日,在记者会上,刘永富回答了关于“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的提问。

他表示,对于优亲厚友、弄虚作假、搞形象工程、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他们已经重拳出击,这几年查了不少案子,也处理了不少人。

但是,处理人和查案子不是目的,他们的目的是要完成脱贫攻坚的任务。

“所以,在这些事情上,首先要从制度和顶层设计上想好,他们为什么能够优亲厚友?为什么能够弄虚作假?为什么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能够过关?要从根上山、从体制机制上做文章。

”他说。

刘永富表示,首先他们对“谁是贫困户”有严格的标准和程序,符合条件的进行建档立卡,对致贫原因、谁来帮扶、采取什么措施、帮得怎么样、是不是脱贫了、脱贫了以后怎么样,都是跟踪的,这是他们查处各种问题的依据。

“你搞弄虚作假,我们就把这个调出来,看看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是这么回事,就记一笔账,最后要处理的。

所以想搞弄虚作假就要掂量掂量了。

”他说。

但是,弄虚作假的仍然会有,最近他们也查了一些村、一些户,有的识别得不准,主要原因是有的村基层组织软弱涣散,“还以为跟原来一样,想怎么整就怎么整”。

但是现在已经行不通了。

第二,资金项目管理要公开公平公正。

这方面有项目库制度,按照脱贫攻坚的规划,以及当地的产业资源禀赋和产业特点,他们先把项目找出来,等钱来了以后,必须是项目库里边、经过论证的项目,才能发放资金,这样“猫腻”就会减少。

同时,凡是到村、乡镇一级的项目资金,使用时都要公示和公告,接受群众监督。

管理制度的加严,甚至使得很多资金都“花不出去”了。

刘永富说,“我们现在资金很多,以前有挤占挪用的,现在违规的资金从2013年的15%降到了去年的1%,大量资金趴在账上,不敢用了。

”“当然,建档立卡、建项目库、公示公告是制度上的设计,即使是这样,仍然会有一些顶风作案、违法乱纪的。

”刘永富表示,“我们的最后一招就是对这些严重违纪违规的进行处理、处分,重拳出击。

比如有的地方,低保吃回扣,危房改造搞猫腻,最后判刑的都有。

”“我们还要继续保持这种威慑力量,谁要想动扶贫这个奶酪,或者败坏脱贫攻坚的名声,我们也要严肃处理,不能让他得好处。

”他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