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容网创始人郭亚航:真的,不是为了证明P2P的“污名”而逃跑

上海报道曾几何时,如火如荼的互联网金融行业猝不及防迎来一场诚信“大考”,从去年下半年的e租宝事件到今年初的快鹿兑付风波、中晋案等,无论是线上纯P2P平台,还是线下理财机构都受到影响,投资者信心降至冰点。上海报道称,曾几何时,蓬勃发展的互联网金融业被诚信的“大考验”搞得措手不及。从去年下半年的电子租赁事件到今年年初的快速兑现风暴和职业生涯中期案例,在线纯P2P平台和离线金融机构都受到影响,投资者信心降至冰点。

对于那些已经获得了几轮融资的大型平台来说,这种行业困境也是痛苦的。

5月13日,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后,总部位于上海的Dianrong.com发起了一场为P2P辩护的运动,在媒体和户外广告上发布了“真的,不要跑”的声明,引起了业界的关注。这也被认为是P2P的自救行为。

5月18日,Dianrong.com创始人郭亚航在独家采访中表示,近半年来市场对P2P的误解已使该行业陷入极其严重的低谷。整个行业都被“污名化”,该行业的成员不会再发表意见。该行业将处于完全的灾难状态。

互联网金融的专项整治使该行业陷入沉默。为什么Dianrong.com选择在这个时候为这个行业辩护?郭亚航:共同黄金产业已经发展到今天。不可否认,一方面,它的规模迅速扩大。另一方面,好坏参半的现象加剧了。

经常逃跑的假冒P2P平台和涉及线下融资的重大非法集资案件已经曝光,真正优秀的P2P平台面临信任危机。

就像我们的宣言一样,P2P真的不碰钱,不跑,也不积累资本。投资者直接将资金投资于贷款项目,不得混淆或挪用。不要做线下金融商店,不要玩美容营销,而是利用先进技术创造创新的金融体验,通过大规模分散投资实现安全回报;诚然,P2P并不神秘,它的账户是透明和合规的。投资者总是清楚地知道每项投资的去向和资金的去向。

在国家对P2P行业的监管标准真正实施之前,迫切需要将真正的P2P与打着“互联网金融”幌子的欺诈公司区分开来。

最完美的方法是什么?我们不知道。

然而,我们已经尽最大努力让人们听到我们的声音,以便进行彻底的变革。

就规模和受欢迎程度而言,网络不能被视为最大的P2P交易平台。当整个行业面临发展困难时,为什么网络公司要做这样的事情?郭亚航:众所周知,事实上,随着易初保、大钊集团、金钟公司等问题的曝光,线下金融公司的“伪P2P”模式给整个互联网金融业投下了阴影。

为了减少行业对公司的负面影响,一些公司开始去P2P化,并转变为第三方综合财务管理平台。

P2P的诞生与金融无关。非法集资和欺诈先于P2P。

因此,我们不愿意仅仅通过移除P2P来保护自己,也不希望这样一个好的模型受到玷污。

因此,在为自己争取这场正名之战的同时,我们也希望业界能一起战斗。

:Dianrong.com公布了一份坏账借款人名单,这在业内引起了一些争议。有些人认为这种行为侵犯了公民的隐私。Dianrong.com为什么要这么做?它会被怀疑侵犯隐私权吗?成熟的国外信用体系有哪些做法?郭雨涵:Dianrong.com释放的逾期借款人都是“老前辈”,逾期一年半以上,逃避催收,无还款意愿。

根据借款人在借款时的事先同意,我们有权在他们拖欠贷款时公布他们的个人信息,以增加他们的违约成本,督促他们履行还款义务,并提醒公众相应的风险。

当我们在平台上发布这些逾期借款人的信息时,只有我们的注册用户才能看到这些逾期借款人的个人信息。

我们的贷款人用户可以在获得信息后直接向逾期借款人收回贷款。

在缺乏诚信的时候,我国正在大力建立个人诚信体系,包括不诚信人员数据库,并依法公开。

我们为向用户披露“老赖”名单所做的工作符合同行惯例和在这些借款人事先同意的情况下建立一个值得信赖的社会的趋势。这是合理合法的。

:美国公开上市的P2P平台乐鼎俱乐部(LendingClub)最近股价暴跌。当国外P2P机构无法实现完全覆盖风电控制时,国内P2P业务的发展应该如何遵循风电控制规则?郭亚航:以我行电融网络为例,我们一直在运用先进技术,结合信用风险控制方法和实践经验,结合离线审查机制,建立一套高效的银行风险控制模型,帮助投资者控制风险。

与此同时,我们还与蚂蚁金服旗下的第三方信贷管理机构芝麻信贷达成全面合作协议,在芝麻信贷、反欺诈、风险控制等业务上开展深入合作。

在经济低迷的过程中,P2P平台一直非常谨慎地向小微企业放贷,希望通过数据积累和风控模型的改进来降低坏账率和逾期率。

我们在反欺诈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

与我们三年前开始业务相比,信用报告公司的技术手段有了很大改进,包括一些专门从事反欺诈的公司,这些公司也获得了风险资本的批准,如同登科技(Tongdun Technology)、百分制(Percent)和银团(Syndication)。这些公司都为共同基金平台推出了反欺诈服务。

外资市场从未说过“刚性支付”。

P2P在中国起步时,为了拓展业务,许多P2P平台都会以风险保证金来覆盖风险,这是一个悖论。

如果中国的P2P模式完全建立在国外模式的基础上,那么发展它几乎是不可能的吗?郭亚航:中国人民对投资领域刚性支付的顽固认识,以及中国政府对金融机构自下而上的一贯要求,已经形成了公众的这一习惯。

在我看来,刚性支付在中国被打破只是时间问题。

就P2P行业而言,欧美机构只是充当中介平台,并不进行硬性支付。

这主要是因为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sec)接管P2P监管后,按照《证券法》的要求,严格监控每个债权的转让和登记。

在这种背景下,P2P平台只需要对信息披露的真实性负责,而不需要对市场风险和投资损失负责,这完全符合美国证券市场的法律规范。

中国更难效仿,因为中国P2P平台的监管机构是银监会。如果监管部门对P2P平台的披露责任、纪律措施和准入门槛有更详细的规定,投资者将对P2P平台更有信心。

我有信心P2P行业乃至整个金融管理市场在未来将打破僵化的支付方式,将利率恢复到原来的来源。

然而,市场的培育周期不会太远,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实现。

在此之前,中国的P2P平台可能只能适应市场规律,在保证其生存的同时逐步与教育市场合作,最终发展成为纯粹的信息中介平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