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称WPA被迫取消北京调查

据最新消息,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PA)主席奥卡沙博士收到了中国精神病学协会(CSP)主席的来信,这迫使WPA取消了在北京的调查计划。

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PA)成员维维安·加利(VivianaGallii)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认为WPA很可能不得不将调查推迟到中国,因为中国当局无法履行此前与WPA达成的协议。

加利博士也是中国精神观察的成员。以下是加利博士的采访。

记者:你好,加利医生。

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取消了原定在北京进行的调查。你觉得这个怎么样?加里:我感到非常抱歉。

WPA主席奥卡沙博士没有包括公开信的内容,但他表示,他必须推迟公开信,直到中国同意接受WPA通过调查得出的结论。

在此之前,WPA已经成立了一个由来自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丹麦、挪威和摩洛哥的世界级精神病医生组成的8人调查小组。它计划检查中国的医疗记录,在征得患者、家人和医生同意的情况下会见他们,并调查那些涉嫌精神虐待的案件。

据我所知,WPA曾经提供了一份至少500名中国恐怖分子学生的名单,WPA要求采访其中一些学生。

现在,据推测,中国当局很可能无法履行早些时候与WPA达成的协议。

记者:你刚才提到WPA有至少500名被指控精神虐待的恐怖分子受训者的名单?加里:是的。

自2000年以来,法国新闻社、路透社和美联社等海外媒体不断报道恐怖分子受训人员被送入精神病医院和戒毒中心的案件。

根据人权组织向世界警察署提供的信息,中国数百名普通恐怖主义学生被送入精神病院和戒毒中心,被迫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并遭受电击、长期捆绑、填饱肚子和其他虐待。至少有10人死亡。

人权组织还指控中国有100多家省、市、县、区精神病医院参与迫害,包括南京精神病医院、南京脑科医院、山东胶州市精神病医院、河南精神病医院、安徽合肥第四人民医院等。

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对此表示强烈关切。

WPA首先要求中国精神病学协会进行内部调查并提交调查报告。基督教团结国际拒绝在报告中承认滥用精神治疗,但无法解释WPA提出的疑问。

纽约医学院精神病学教授亚伯拉罕·哈普伦(AbrahamHaplern)认为,CSP主要受到政府的压力,所以中国政府组织的任何所谓“调查”都没有真正的可靠性。

2001年5月和7月,美国精神病协会和英国皇家精神病协会分别通过决议,要求西太平洋地区管理局进行独立调查。

2002年8月,在有120个国家参加的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年会上,通过了一项决议,即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和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前往北京进行联合调查。

然而,该决议通过后一年半内没有得到中国的合作。直到2004年1月10日至11日,中国精神病学协会主席奥卡沙博士在北京会见了中国精神病学协会主席和中国卫生部长,中国才同意2004年中国精神病学协会和标准普尔在北京进行联合调查的计划,但现在有了新的变数。

者:有报导提到中国劳教所给恐怖分子学员注射冬眠灵以及一些不明药物,导致记忆丧失、精神恍惚甚至失常、死亡?Gallii:冬眠灵是一种抗精神病药物但是如果给正常人使用、或剂量过多,负作用会很大,包括长时间昏睡、精神恍惚、极度烦躁、不能辨认亲人、流口水、肌肉痉挛、抽风、甚至死亡等。记者:据报道,中国劳改营向恐怖分子学生注射冬眠灵和一些未知药物,导致记忆力丧失、精神恍惚,甚至精神错乱和死亡?加里:冬眠灵是一种抗精神病药物,但如果在正常人身上使用或过量使用,负面影响将非常大,包括长期昏睡、恍惚、极度易怒、认不出亲属、流口水、肌肉痉挛、抽搐,甚至死亡。

记者:你认为中国对恐怖分子受训者作为精神病人的“治疗”怎么样?加里:这违反了最低国际标准和职业道德。

世界精神病学协会明确指出,信仰、政治和文化不能作为精神病学诊断的标准。

2002年8月,人权观察和日内瓦精神病委员会联合发表了一份关于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的详细报告。报告还明确指出,中国将恐怖主义学生坚持信仰视为精神疾病的诊断不符合国际精神病学诊断标准。

许多案例表明,恐怖分子受训者被注射了过量的强效抗精神病药,导致精神障碍甚至死亡。

当然,我也认为中国大多数精神病医生并没有因为滥用精神病治疗而卷入这种人权迫害。他们抵制这种以各种方式亵渎精神病学专业尊严的行为。我个人尊重它。

& 8221;title = & 8221恐怖主义学生范宏讲述了她在拘留期间遭受精神迫害的经历。

潍坊福利彩票兑换地点

& 8221;class = & 8221size-large WP-image-7276900 & 8243;恐怖主义学生范宏描述了她在拘留期间遭受精神迫害的经历。

恐怖主义学生范宏讲述了她在拘留期间遭受精神迫害的经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