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亿股新股导致上海银行倒闭

从取消国有大银行原股禁令的浪潮给市场带来的恐慌,到取消城市商业银行和农业商业银行禁令的预期,银行业再次面临压力。

记者了解到,11月16日是上海银行上市一周年(601229)。遭受了一个词的下降。11月17日,上海银行的开盘价再次暴跌8.89%,创下上市以来的最低14.04元。尽管股价随后被拉高,但当日15.08元的收盘价仍低于其净资产的15.91元。

这种情况与今年9月25日解禁后无锡银行首批新股的跌停板完全相同。

“与股东主要是社保、中央汇金和保险基金的国有大银行相比,城市商业银行和农业商业银行的原股东更加分散,这可以从上海银行解禁后的股价表现看出。

这一大批原始股东有很强的现金需求,他们的持有成本只有一元。上海银行的发行价是银行业最高的,因此解除禁令的数量持续下降也就不足为奇了。

”11月17日,上海一家私募股权公司的合伙人张婷(化名)表示。

张家港银行、吴江银行等银行紧随其后。

另一家上海银行在上市一周年之际发行了银行业最高的股票,交易限额最低,原始股东人数最多,在解禁后,股价跌至净资产以下。11月16日,该公司迎来了上市一周年,跌停板超过几百万只手。

据业内人士称,即便是目前15元左右的价格,也是原股东巨大回报的15倍。

根据上海银行11月15日发布的公告,本次上市流通的限制性股票是公司首次发行的限制性股票,共计29.26亿股,占总股本的37.49%,涉及股东34600人。解禁后,上海银行流通股本增至37.07亿股,占总股本的47.49%。

上海银行下一轮解除禁令将在两年后的11月16日。

事实上,11月16日,不仅上海银行的首批股票被停牌,还有6只其他股票甚至包括更高比例的被停牌股票。然而,这些股票不仅没有下跌,其中一些还显示出可观的收益。

例如,乐心医疗发行的股票比例高达29.41%,略有上升。

“解禁新股的表现与股东人数有关。由于股东问题悬而未决,上海银行已数次延期。然而,上市后,由于股东过多,该公司仍面临每日解禁的限制,这也是其他城市企业面临的一个问题。

”一名经纪银行分析师表示。

在十大股东中,记者注意到,上海联合投资公司拥有10.38亿股,占总数的13.3%。西班牙桑坦德银行持有5.059亿股,排名第二,其次是上海国际港口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建设银行投资有限公司、中国造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平安人寿万能保险账户、TCL集团、上海商业银行有限公司、上海黄浦区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和上海汇信投资管理公司。

今年第三季度,前10名股东根据持股数量增加了30%。

在上海银行的限制背后,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今年第三季度,尽管上述大股东增持股份,但股东总数在三个月内减少了近2万人。

参与解禁的3万多名股东中,不仅有社保基金、上海浦东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闸北财政局、上海静安区财政局,还有商飞、上海卢湾金融投资公司和上海银行监管人自然人冯雪飞。

其中上海浦东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持有1.03亿股、上海闸北财政局持有8720多万股、上海卢湾投资财政投资有限公司持有8299万多股、中国商飞持有7645万多股、上海静安财政局持有7260多万股、社保基金转持一户持有6770多万股均可上市流通。其中,上海浦东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1.03亿股,上海闸北财政局持有8,720万股,上海卢湾投资金融投资有限公司持有8,299万股,中国商飞持有7,645万股,上海静安财政局持有7,260万股,社保基金划转给持有6,770万股的家庭,均可上市流通。

同样在11月16日,银行业全面撤退。

截至当日收盘,部分次级银行股跌至新低,上海银行、张家港银行、吴江银行和杭州银行领跌。大银行和中小银行的趋势日益分化。

天丰证券分析师廖志明指出,解禁加上高估值,使得小银行的股价不可持续。从短期来看,解除对二级银行旧股的禁令将对股价产生更大影响。

第二种新银行股份的特点是股东人数众多、股份分散、成本极低、现金流出动机强。禁令解除后,抛售将给股票价格带来巨大的下行压力。

记者还了解到,除了上海银行,张家港银行、吴江银行、杭州银行和江阴银行都跳空了。

一度受到热钱密切关注的无锡银行无法逃脱持续下跌的趋势,股价下跌3.01%,至每股8.37元,为本轮下跌以来的最低水平,股价从上市后最高的每股23.69元下跌64.7%,成为今年a股跌幅最大的上市银行之一。

对此,业内一些人士还表示,随着年底的临近,几家上市银行将面临解禁浪潮。在弱风险改善的影响下,次级银行股发行的利息空尚未完全释放。这种下降趋势在短期内难以逆转,进一步调整的风险不容忽视。

发表评论